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空罐子 | 28th Sep 2012, 17:45 | by阿餅, 人來人往 | (22 Reads)

最近的感覺:

一、我為自己能稍稍改變公司那繃緊冷漠的文化感到自豪。至少,Art Department許多時候都團結愉快;我和(幾乎)每位同事都有招呼有講有笑,已是一大躍進。 

其二,我為能抓住K的心感到自豪。工作讓我們連上了一會兒,我慶幸,也該感恩。我喜歡逗女孩子,特別是那讓子可人是我杯茶的。那晚,我放了她走,還借傘給她,她感恩於心,我們在周六、周一、周二都Whatsapp傾計。然後,星期二我順勢約了她星期三飲茶,我愛在她在公司看低俗喜劇時撩她,我喜歡她走過來我位子搞我的東西,揭我的韓國素材書,一邊說今期送的隨書贈品多麼的不濟,也愛她無情情笑罵我幹甚麼沒有砌她的稿...

其實,我不用算計這些。要比Whatsapp量,女朋友一定拋離她十萬條街,重點是,我的心已飛了過去了,她一舉一動,你都特別留意、顧忌;聽流行歌,總會容易憑歌寄意,自我沉溺,〈戀無可戀〉其實不是講這種關係的歌詞都會在腦際自我營造浪漫一番;她一顰一笑,你都輕易揪心、惹暇思...

是啊,你戀上她了。經驗告訴你,那是腦分泌的興奮;我變聰明了,玩平衡木地邊點著香煙邊在腦袋享受這種自製興奮,邊理性冷靜地蓋掩隱藏這份有可能如洪水暴發的愛。男生愛上女生,心跳五百天,便是如此,不是嗎?

有趣的是,我認清了,原來一旦看見女友,那親切笑臉,那默契般的拖手和擁抱,那溫馨的相互逗趣,我還是發覺我最愛的人是女友的。那麼,K之於我,是I之於P,是情婦之於有婦之夫嗎?在世俗的道德框架下,我胡亂自駁名與份,但實情是,男人想擁有超過一個所愛的女人(所謂的齊人之福),就是這樣子嗎?

還是,我喜歡那種猜度曖昧的滋味,迷戀迷戀?

Picture


空罐子 | 27th Dec 2011, 14:21 | by貓仔糖 | (22 Reads)

人生中,總有不知所謂的時間,做什麼都很錯。
當時不太懂怎麼做,
做得不好,補救只帶來自己的痛苦或別人的不喜歡,
於是無補只因為不懂得很多事情機會只得一次。
有些人很容易願諒,有些人很記恨。
常常都會說很多傷心的話是因為對感情很執著,不懂得在適當的時候放手惹得討厭,

最終弄得大家可能老死不相往還,又或是幾年後偶然碰到才可以若無其事的說一句話。作為女孩子,放棄了很多尊嚴,只是因為很不捨得,到頭來在男孩心中,女孩比起以前傷害男孩的人更加討厭,因為女孩子的愛打擾了他,女孩子其實很難過。感覺就好像那個人從沒有喜歡過自己。

偶然總會有很遺憾的感覺。
即使對方有或沒有愛過自己,
即使對方的記憶中好像不怎樣記得你,
畢竟是自己愛過的人,畢竟有真心付出過,
即使對方不想跟你當朋友,即使斷絕來往,
偶然都會想知道他過得開不開心,想知道他在做什麼。
那並不是因為死纏爛打,那並不是因為想要什麼機會再走近這個人,
只是偶然會想念。
有人會覺得這種掛念很無謂,很不知所謂,
當你有覺得別人無謂的時候,
是因為那個人在你心中沒地位,
我們取笑別人、取笑一些自己不愛的人,
有沒有撫心自問,你自己也曾經對喜歡的人,有著這種不打擾他的想念。

因為這種遺憾,你以後會珍惜很多人,很多事,
原來不容許自己胡亂任性。


空罐子 | 23rd Aug 2011, 13:01 | by阿餅 | (19 Reads)

Quick Thoughts 110823

煩惱stems from what we need

stems from (得不到的)慾望

 

無論是肉體上的

食慾、性慾

 

抑或精神上的

被愛慾、社交慾、被尊重慾、自我實現慾

 

每天都像餵飼般,為了填飽空虛而活。

 

 

如果我只是一隻只懂執行的機械人

那該多好,那該多快樂

 

因為工作一定會完成,一定會滿足。


空罐子 | 25th Jul 2011, 01:16 | by貓仔糖 | (18 Reads)

我忽然有點想念很久沒見的一個他。

只有他懂得我的脆弱和執著,今天晚上好想有一句沒有一的跟他聊聊......

可惜太夜了,不想致電。


我覺得我一直困在一個「我知道但我守不了規則的世界」中,他就有能力帶我到另一個空間的其中一道隨意門,只有在隨意門後的世界,他告訴我是有我自己不相信的價值。我的隨意門,不會超過三道。

我想我是運氣有點壞,我的世界一直都有點糟糕。

跟他偶然無聊的吃個飯,雖然只是聊聊天,卻因為喜好和了解,那些短短時間,我才能從現實中抽離一下。就好像童話故事中的小女孩,被爸媽管得很嚴,跟小飛俠成了知己,夜裡等他帶自己飛到森林看奇絕妙世界一樣。


隨意門的背後,是我看到但捉不到的日落巴黎。

有些事情,我知道我有能力,但其實我從來不是很有信心的女孩。我也需要別人讚美和信任。我記得他說過「你是一個很需要別人照顧關心的人,你從來沒有說過,也沒要求別人給你,但我知道你需要.......」

 到今天我仍然不是個攻於心計的女人,我始終不會開口要求關心,或是對別人開口要求了又被認為太直接和要求多,達不到目的.......想他告訴我,我是不是不值得人愛,我是不是有什麼缺點讓人討厭,為什麼總是不被愛著。他說的我都會相信得比較多。

 如果每個男人都像他能明白我你說多好,可惜,了解自己的男人多數不是戀人,又或是不能永遠在一起的人某幾個戀人。

 

是我太好勝,才容易越輸越多嗎?

我始終無法像大部份人將戀人換個不停試個不停,令自己的世界開心多傷心少。

我的內心總是很傷感。

 

 

 

 


空罐子 | 2nd Jul 2011, 15:35 | by阿餅 | (25 Reads)

E君,我好想問你一句,朋友之於你,是甚麼? 

是共同進退的伙伴,抑或是被你差來遣去的傢伙?

我一直深信,我們並肩作戰的這些年頭,我的想法無疑是傾向於前者。但來到最近,我們一次的真情剖白,大家都辯論得臉紅耳熱那一天過後,我們的距離出現。突然,後者的想法驟然而至。

因為,我始終不解,如果是好友、是戰友,為甚麼在了解到大家的difference之後,卻變得突然不可以並肩走下去了?戰友若非志同道合,就必然是敵人?我們對朋友的包容和愛護,瞬間因為了解是誤會,而解體和消失了?

我好記得你曾經講過:「有時為了強大,某種使計是必要的。」又一次你又說:「拍拖之於你是甚麼?於我,它就像下棋,你要努力和它周旋,摸清對方的行局,你才能知道你的下一步。」我當時有點訝然,因為愛情之於我,不過是一場你情我願的自然遊戲,不用計算,你自然就會做;同理,好朋友,若果是門登戶對,也理應一拍即合,好的傢伙是會自動走在一起的;但,我有一次稱讚你在某拍攝場地的導演表現,很有大將之風,你面容有點窘,笑笑說:「為了大局,對人和顏悅色是有必要的。」

天哪!那就是我和你根本上的分別呀!我愛人,是因為真心喜歡和他們結交,而你呢,卻是利用他們壯大自己的濃烈意昧。

我很難理解,我也很難說服自己被騙。那些日子,我和你投緣到把身邊的各個朋友都笑盡的日子,你和我在為每個朋友的特點和個性冠上花名或代號的時候,我怎能相信,你不是出自赤子之心?我想,當然你是赤子之心去交朋友,但骨子裡,你其實是為了自己那可怕的宏願:你要社會風氣為你而改變,你要以個組織名義仿效共濟會而壯大,為此,你不惜一切去精心策劃、儲心積慮。你這個龐大的ego,教我無法馴服,教我不勝其擾,教我差點暈倒。

 Picture


空罐子 | 23rd Jun 2011, 14:06 | by貓仔糖 | (58 Reads)

他、他、他們都有最愛的人,我卻總不是別人的最愛。

曾經我問我是不是比不上別人,原來很多事情只有一個原因,就是timming。

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才有對的結果。

我總是錯的時間出現, 我想我的愛情運比較苦。

雖然他們都,沒有選我作為走到最後的人,我會是他們心中「第二最愛」的那個嗎?

還是我只是一些過客式無謂人?

 

現在我己經,不再愛他們,心裡視之為很珍惜老朋友、家人一樣。

看到他們跟另一半很好或結婚,我總是祝福,

不會妒忌難過,因為畢竟己經過去,但我會很感慨。

感憾,只是因為我找不到愛我的人,付出得不到回應才偶然感歎。

有一個愛過我的人說愛我總是內心很善良,其實我一直想說那是我的弱點。

我沒有手段去得到任何人的照顧,總被誤解為愛悲傷的人。

 

小王子的故事裡,他愛他的玫瑰,他說玫瑰只有四根刺去抵抗這個世界,所以要保護他。

我就像那朵玫枚,我不懂裝溫柔向另一半說想他一直照顧我,但其實我很脆弱。

我也想找到我的小王子。 Picture


空罐子 | 22nd Jun 2011, 14:12 | by阿餅 | (33 Reads)

我對每一個身邊人

越來越受不了

這是所謂的物極必反嗎?

你有吸引我的特質,但到頭來我要面對的,卻是你令我悉息的另一面

無人是完美,正好你的愛裝滿我缺憾?

每個人都是怪人?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我受不了你的慢熱冷漠,擠個笑容都吝嗇,各惶論對人主動關心和瞭解;

我受不了你的武術家特質,凡事都要辯論到底,永不屈服於人,其實是裝載不了各種異樣觀點;

我受不了你的突然bitchy,然後是不負責任的言論,你知道當一個人渴求幫忙時,一個無情的destructive對白,會令人覺得這是對一個靈魂和自信的打擊;

 

而不(全面)知道他性格的人,往往帶來憧憬...

我嚮往你很能理解人的特質和弱點,適當時間給予關懷和支援,分析事物時也具層次和條理,以及理性;

我嚮往你善解人意,知情識趣,不會恃熟賣熟;

我喜歡你會想透過我嘴巴了解你自己多點;

 

在人與人面前,苦辣甜酸,距離會否才是關鍵?

 

這幾天的人事關係的複雜、割捨與親密,連帶合作上的糾結,出現預想不到的氣氛和場景,令我又喜又悲,才反覆想到這些...

Picture 


空罐子 | 13th May 2011, 02:05 | by貓仔糖 | (16 Reads)

每個人,總有一些知己,是他的心靈淨土。

彼此不一定常見面,靠著電話電腦絡繫更多,談得總是很開心的。

說深入的或不深入的,

也能感覺到對方不會看輕或誤解、藐視自己的。

那種感覺很好。

 

只有一、兩個人可能做到這一點。

跟他們說話,仿佛去了世界的另一端,

暫時忘了現實的不快和煩惱。

我慶幸有這種朋友。

 

 

 

 

 

 

 

 

 

 

 

 


空罐子 | 8th May 2011, 22:40 | by貓仔糖 | (15 Reads)

我很想看見誰都笑著,
很想很想只說開心的事。
因為無法做到,所以只見最親最親的幾個朋友,
不必要的人都不想見。
只有看見親切的人才能夠安心的笑或淚。

當你很執著一些東西,你失去的是你自己。
走錯得多路,想重頭來過,想別人給你機會,即使放不了專嚴也不一定可以。

因為開始走錯了路又好,
因為時間的錯或是命運的作弄都好,
就是無法成就幸福。
身心都己經很疲憊。

別人的錯我能願諒,
只是總是沒有給我機會把錯的路行多一次,
信我行多一次就會做到你們眼中的標準。
錯了就是錯了,別人失去感覺總回不了來,
傷害了你也從不感到有很多內疚,只是因為不重視。

難這不重視就不會有內疚的心,我們都不會怪責自己傷人,只記得自己快樂那樣自私的嗎?可能人本來就應自私。

什麼是被捧在掌心愛惜的感覺,
我在電影中,或是看著友人們的戀愛花絮,才記起來。

我總是肯付出,可能總是付出不到別人所想,
做不到一個別人要求的普通女友樣本,
所以不值得被愛吧......
連那樣都會失去,我真的很沒用。

 

有人說:開始錯,之後無論如何,也行不到對的路。

然後另一人說:行錯重新再行,事在人為。

那一套,才是對的呢?

 


空罐子 | 24th Mar 2011, 03:42 | by貓仔糖 | (100 Reads)

 其實我的言語很辣,但我的心很敏感易碎。

一直都是。只是總被誤解。

原來, 為愛情付出,是天生的性格。不是什麼得不到、不是什麼裝好人。

有一個出名的心理測驗(某心理大師製的),它說我是"藝術家型"-「這種人以執著的心去感受愛情,所以也有可能因為愛情而受傷害。 為了取悅愛人及維繫這段感情,有可能會做出生活中的改變...奉獻和柔順是這類人帶給一段感情最重要的兩個特質。真心且幾近天真地表達愛意....為其他人帶來快樂的同時,也很容易感到悲傷,這全是因為這種人看不到自己優點,卻只看到自己的缺點。

 這是為什麼別人傷害我的時候,我不懂怪別人,只會感到受傷,只會問自己有什麼不好。

就是因為很執著,想得太多,很擔心,很害怕失去和被傷害......所以才忘了原本的溫柔。放下一段感情,比開始更難。

一位剛結婚的朋友對我說,你愛一個男人一定要讓他知道讓他感動讓他回應你...以前我試過,但我覺得別人是愛看不透的女人而不是愛我這種....到我再遇其他人我又會很怕表達自己,計較,然後又走錯路。別人做錯什麼,到現在我仍然不懂怪人....... 再討論,都不重要。結果難道別人會因為覺得你真心而欣賞你嗎?不會。

有些人不愛你是因為有更愛的人。有些人不愛你是不夠愛你或誤解你。

對愛情,己經很灰心。不是你努力什麼或條件有多好就夠,天時地利也是重要因數,錯一樣也

能成就結果。我只能說我會耐心等待,雖然付出總是得不到回報。

不是我對自己沒信心,我是對命運沒信心。但我期望,我會快樂的。

每次聽「一步一生」都很感觸 。

童年是誰伴我走 挽我的手
望我踏上天梯 不可退後
曾經期望著我 前程和戀愛 甚麼都擁有

沿途就算跌 要跌得好看
才能不自責 報答別人厚望
然而誰明白我 沒你們所想的堅壯
我很想找個人 對我說別怯慌

回顧中彷彿一步一生
每一級一世都難忘 如何吸引
曾碰上每個過路人 跟我漸行漸遠
懸崖上我始終都企穩


誰伴我去走一步一生
每一位一個不留神 不再熱吻
還有沒有人 令我驚險又興奮
願我能 提示我這一雙腳 別震

前面是誰伴我走 挽我的手 但笑著吃苦的氣力 我有

 


Next